gmat网课哪家好
发布日期:2021-04-04 08:33
三月,我提前一学期毕业,你可以看我的经验分享文章“饮冰十年,难凉热血”我是如何斩获GMAT770,美国MBA大奖的?
现开设GMAT课程,旨在帮助中国广大GMAT考生提高思维能力,取得优异成绩。
VX里每天还会分享GMAT备考和商业思维,已经分享了很多,看看我的PYQ,也许也会有所启发。
那么多的上海GMAT培训机构,GMAT排名哪一个好?
对GMAT培训机构的评价有很多因素,而在国内这些机构的综合排名中却没有相关的数据。
所以具体的好坏还要看业界的声誉,高分数的案例以及学员的整体评价。
国内的GMAT培训机构非常多,尤其是在一线城市,比如上海,在网上搜索一下GMAT培训机构,可以看到一大堆的网站。
怎样选择适合自己的出分快速GMAT培训课程,可考虑如下几点:
一是师资建设。
教师指的是学校教师的教学水平,这一方面是上课前很难衡量的。
因为学校宣传的时候都会说这个老师是从哪个大学毕业,有多年的教学经验等等。
所以具体的还是要通过自己在课堂上的亲身经历才能知道。
或咨询之前报班的学长学姐,从他们那里获得反馈和建议。
二是出分型。
这一点从各机构的官网上都能看到,一般近期高分案例都会放上去,可以看到分数的高低以及出分的频率。
三是各类服务。
课前测验、课中辅导服务、刷题平台、答疑服务等,都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学校的优劣。
它只是一个细枝末节,更有说服力。
第四,一些课程所涵盖的增值服务,如方便题库、备考交流群、辅助教材、免费资料包下载等是否完善。所有这些都表明该机构并不专业。
2020/3/418:编辑:36:08
博森GMAT教育
关心GMAT教育18周年!
0支持此答案。
某天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选秀节目,题目是这样的。
由于能看到我这篇文章的读者,大部分都是行内的专业人士,或者是比较了解我口音的朋友,所以大家都给我一个简单的选择:B。很多朋友都在猜测,我也想借此机会在朋友圈里讽刺一个经常被我嘲笑的人。
但这次却不是这样。
在这门学科中,一方是符号,即使用一方取代另一方,世界上比我牛逼的GMAT老师(当然,我觉得这一比例很低),实际上并不影响选择B。道理来了,今天这篇文章就来讲讲这个主题:想给广大考生以及考生家长们提醒一个特别突出的毛病:找遍了天下的良医,幻想着找到一种良药下去马上药到病除。愿望是美好的,但是今天我们想要告诉那些有这种愿望的人:大多数时候愿望只是起反作用的。
1。
有些前提,有些限制/解释。
我们首先说明一下,为什么要在上面的问题中加入一些限定条件。
对于985大学的录取标准:如果两个考生的基础积累情况相差太大,例如,一个是小学文化程度的B,那么他不可能按GMAT最低要求完成200个小时的预算,当然,他也不可能存在考到700的可能性,所以A考到700的可能性更大。
前提是要有200个小时的预算:一位白手起家的受试者,无论多么先进,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接受一套新系统,当然,他考到700的几率也很低,所以这次A胜的几率更大。
2。
基础分析
本文主要研究标准化考试,尤其是出国留学考试(如GMAT)的应用。对于标准化测试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对达到某个分数所需的知识和技能的标准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考卷高一点还是有思路的,这个有点难界定,但至少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准备阶段就是寻找获得这些能力和技巧的途径。不同的教师(排除那些投机倒把、作弊的所谓教师)实际上是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是否正确理解了考试所要求的知识与技能思维方式;其次,是否正确设计了考生从目前的水平达到考试要求的知识能力、思维方式等方面的途径。
如果某教师具备以下资格:
在实战中取得足够的成绩作为基础,证明自己具备应试所需要的能力,知识技巧,思维。
(2)良好的表达技巧。
有足够大的样本来证明考生已经在这个老师的指导下得到了你想要的分数。
(当然,在中国培训圈,用以上几点进行筛选,基本上能筛选出99%的老师)
在这几个合格的老师中,某个老师对你的指示的不同点,应该是没有太大区别的。或许在表达方式/次序等方面有更多的不同。换句话来说,标化考试的习得过程与艺术鉴赏、音乐鉴赏这类玩意有着本质的不同,在这里,没有一种情况是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不同的,华山论剑,针锋相对。
其实,有些考生朋友去听A老师的课,过不了多久就去考,不能解决问题,又想转到B老师的门下去听几堂课,希望马上解决问题,于是他就在C老师D老师E老师之间反复反复,最终没能取得理想。这个方法有点像我们去挖井,当你去挖井的时候,你刚挖了几把锄头,感觉到下面没有水了,就想着要另挖一口新井。
一位老师在学习习得原理的过程中,传达指令多么牛逼,指令传达出来最多也就是占解决问题进度条的30%左右。在高阶学习中,接收方从接受指令到产生解题能力需要一个漫长的转换过程。然后,我们要用一张图来说明这个原理。
从图表可以看出:
(1)事实上,在向学生传达老师指示的过程中,损失已很大。比如,学生没有接受理解指示的能力,教师要求学生在分析句子时,拔出句子的主句,而有些学生不知道主句是什么,这就使得指示无法被接受。在这个时候,学生所要做的实际上是在考试和自己之间填补空白,而不是换一个思路。
即便考出好成绩,学生在进考场的那天还是需要一个很难的内化过程,考试水平越高,内化过程就越费时,学生在平时的备考过程中,主要花在“习得”上的时间就越多。对于老师来说,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且在教学过程中尽可能多地建立起一种方法,使学生能够更容易地按照他们自己所发出的教学指令进行训练。例如,大仙人的课后练习系统就是用来完全配合教学时使用的一个教学法。但如果考生不按说明走这条路,那么再好的老师也无济于事。
实际上,我们看到很多案例,学生根本就没有耐心,也没有能力去做“学”这个东西。恰恰相反,把这种学习过程想象成一种被动的服务:例如,仅仅由服务提供商自己为自己做功课,被服务提供商就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而这在考试之前是不成立的。这种考生不会深入掌握一套方法,但喜欢到处找药,搜罗各种“方法”。然而,绝大多数应试者并不具备从现象中观察本质的能力,因此,他们不能把表象不同、内涵相似、表现不同的教学内容结合起来,更不能站在上帝的立场上,把不同教师的优点综合起来。因此,如果受试者从不同的老师那里接受了大量的指令,那么最有可能产生的效果就是,大脑中充满了这些指令,最终形成一个相互矛盾的局面。本质上是备考资源的错配。我们应该努力,应该有一套经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论,应该将掌握这一套的工作做到极致,形成方法、习惯、思维方式的内在统一。教师也应尽可能设计出这样一个闭环,不断地去冲击、巩固学生的同一套观念。就像大精灵的教学系统一样。